企业新闻Enterprise News

首页>新闻中心>马光远:为什么“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

新闻中心/ News
马光远:为什么“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

2017-07-20

       你必须承认,这个世界大多情况下是由错误的思想支配的。 

过去的八年时光,面对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我们听到的对此问题解释最多的词是“黑天鹅”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和他的《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一书是关于金融危机最引人关注的解释。

因为黑天鹅是小概率的,不可预知的事件,经济学家在无法预知一些重大危机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黑天鹅”为自己屡屡猜错的预测找借口。

塔勒布因为在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重仓卖空的传奇经历而名震天下。在《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一书中,塔勒布描述了一些造成了严重后果的重大灾难性事件,认为这些事件都极其罕见,出乎意料,以致于人们毫无防备、措手不及,因为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但是,正如《灰犀牛》的作者米歇尔.渥克所言,人类社会最可怕的并非不可预知的小概率事件,而是那些近在眼前的大概率发生的危机。“其实,那些低概率的孤立事件聚成一体时,其发生概率就会远远超过人们的认识。在我看来,众多黑天鹅背后是不断汇聚的高概率的经济危机。”

金融危机八年以来,政客、企业家以及意见领袖们对迫在眉睫而且可以预见的危机经常故意视而不见。我们几乎每天看到一些危机,诸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房地产泡沫等向我们走来,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一旦酿成大祸,就把“黑天鹅”理论当成挡箭牌。这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大的悲哀。

其实,人类社会哪里有什么黑天鹅,每一个被视为“黑天鹅”的重大事件的背后,都有必然发生的逻辑。正如《灰犀牛》的作者渥克所言,过去众多的危机,事实上在爆发之前都有明显的先兆,但是,人类总是抱着侥幸甚至傲慢的心态看待这些征兆,直至危机爆发。

在这种错误思维的诱导下,人类为自己对危机预防和应对的不力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那就是把一切归结于“黑天鹅”:特朗普当选总统,黑天鹅;英国脱欧,黑天鹅。在学者们无能的情况下,过去八年人类社会到处都飞起黑天鹅,几乎变成了天鹅湖。

如果我们认真的反思,我们就会发现,过去发生的一系列所谓的“黑天鹅”事件,都具有明显的“灰犀牛”的影子。

特朗普为什么当选美国总统?英国为什么脱欧?如果分析渊源,这和金融危机八年以来全球货币放水有必然的联系。

过去八年,在危机的应对上,全球央行都打开了货币的水龙头,除了货币放水,几乎没有拿出其他的举措。

货币放水的结果是实体经济没有真正的复苏,而资产价格泡沫,包括房价猛涨,从而导致社会阶层出现严重分化,贫富分化加大。

宽松货币政策释放出来的大量货币进入资本市场、房地产等领域,推升了资产价格泡沫。这使得社会的富裕阶层可以通过货币泡沫化解财富缩水的危机,而中低收入阶层的财富大幅度缩水,成为牺牲品。

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为什么全球流行,恰恰是因为这本书反应了贫富分化加剧引发的整个社会的不满和共鸣。数字为例。2014年,有44%的美国家庭认为自己属于中产阶级,这个数字在2008年是53%。2014年,18到29岁的美国人中有49%认为自己属于社会下层,而2008年只有25%

德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情况相仿。全球的愤怒阶层不断扩大蔓延,中下阶层对现实不满,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表达不满,在民主国家,他们通过选票表达不满,于是,特朗普上台了。也就是说,特朗普上台背后具有必然的逻辑,但是,遗憾的是,政客和学者们对中下阶层不满的声音置若罔闻,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他们除了将责任推给“黑天鹅”,仍然对其他即将爆发的危机置若罔闻。

在2013年,渥克在达沃斯论坛第一次提出灰犀牛理论的时候,我立即被这全新的思想所倾倒和折服,并有某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因为在过去多年,每一次听到“黑天鹅”的时候,我都公开反击,告诉大家世界上没有什么黑天鹅。听过我现场演讲的人都应该知道,在过去几年,我不断的用渥克的灰犀牛理论强调全球出现的很多危机事件的必然性,恐怖主义,欧盟的分裂,全球强人政治的盛行背后,都可以找到这种必然性。可以说,这是过去几年我最推崇的解释危机的两大理论之一,还有一个是拉詹的“断层线”

所以在过去两年,我给大家推荐最多的书是《灰犀牛》《断层线》,而很少提及《黑天鹅》,就是我认为,黑天鹅理论对于当下全球面临的种种问题提供了错误的解释,并且继续在误导大众的思维,拖延问题的解决或者让更多的人抱有侥幸心理。

让我很欣慰的是,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结束后,人民日报在谈及未来中国金融风险防范的时候,也开始关注“灰犀牛”理论,提出,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对各类风险苗头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置若罔闻。这是完全正确的。

对于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种风险,我最担心的不是发生危机的可能性有多大,而是发生危机的时间节点离我们有多近。我非常担心我们对很多风险点抱有侥幸心理,而不是预先采取有效的措施去进行防范。

中国的企业债务杠杆,房地产泡沫,各种各样的金融庞氏骗局,民营企业家不安全感导致的信心缺失,制造业面临的巨大困难,以及贫富差距等问题,都是很可能引发系统风险的“灰犀牛”而不是小概率的“黑天鹅”,对这些风险点,必须未雨绸缪,着力解决,而不是以空洞的发誓或者表态“有信心”而忽视了问题的严重性。

金融风控,首选先锋音讯电话录音系统

正如渥克在书中所言:“我们必须承认灰犀牛实实在在存在着,而且非常危险。”这应该是当下中国防范各种金融风险最正确的态度,对于令人担忧的房地产泡沫这个灰犀牛,切不可侥幸对待,不断纵容,等他真的冲到你面前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